返回首页
您的位置:首页 > 关于CCF > CCF创建60周年

郑纬民:任中国计算机学会理事长四年的三点回忆 | CCF创建60周年文集-2

阅读量:241 2022-02-09 收藏本文

编者语:

2022将迎来CCF创建60周年,我们会开展一系列活动进行庆祝。在未来的这一段时间内会在CCF会员故事中陆续发布CCF60周年文集中的一些文章。这篇文章是CCF前理事长郑纬民院士任CCF理事长期间的一些故事。 

 

当选第一个民选的理事长

 

李国杰院士2004年至2012年担任中国计算机学会第八届、第九届的理事长,在他的领导下,中国计算机学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第十届理事长谁来当?我们都曾劝说李国杰老师继续担任理事长,但是他的决心已下,不再连任理事长了。那怎么办?那时中国计算机学会很多人都在讨论谁来当中国计算机学会理事长?中国计算机学会做了一个决定,从今以后通过民选方式选出理事长,也就是说在中国计算机学会的会员代表大会上,由全体会员代表投票选举选出新的理事长。我那时候担任副理事长,很多同志都鼓励我去竞选这个理事长。我有这个条件吗?我担任过中国计算机学会的学术工委主任,担任过第八届和第九届的副理事长,因此对学会工作还是比较熟悉的,更重要我对中国计算机学会很有感情。在很多同志的鼓励下,我做出了竞选第十届中国计算机学会理事长的决定。我分析了我的长处,我的优点在哪里呢?我曾经担任过中国计算机学会的副理事长,等等,我为中国计算机学会做了很多事情,得到广大会员的认可。另外一个长处是我在清华大学没有担任行政工作,相对于其他一些同志,我能投入学会的时间会多一些。在中国计算机学会的会员代表大会上,经过全体会员代表投票,我当选中国计算机学会第十届理事长,成为第一个民选的理事长。当选后我讲了几句话。第一点是我将按学会以前的规定和规则继续做下去,把它做好了就行,不需要太多新花样,尽可能做实事,按现在的话就是不要内卷。为什么这样讲呢?那时候中国计算机学会处于发展最好的一个阶段,主要是李国杰理事长领导得好,各方面的工作基本上走向正规,比如说常务理事开会两次缺席就要除名,CCF优秀博士论文的评选应该怎么做,也有了一套完整、规范的流程。还有很多很多方面的工作都取得了很好的进展,总的来说是处于CCF最好的时期,因此那时候,我就说我的最主要办法就是按既定方针办。四年后的结果表明中国计算机学会继续在进步。第二点是我在会上提出了一个建议,以后中国计算机学会理事长任期为四年,一般情况不再连任。我是这样想的,因为中国计算机学会的理事长职务都是兼职的,在自己原来单位要承担好多科研工作和教学工作,理事长的工作大多是业余时间来做的,因此,大家选你到理事长,四年时间里你要花相对说比较多的时间把工作做好,不希望对原单位工作有太大影响。后来的理事长都是担任四年。就这样,我当选为第十届中国计算机学会的理事长,是CCF第一个民选出来的理事长。

和中国科协打交道四年

我刚上任的时候,民间对中国计算机学会的印象很好,中国计算机学会的广大会员,还有兄弟学会如电子学会的会员、人工智能学会的会员、自动化学会的会员、图形图象学学会的会员,他们对中国计算机学会的印象都非常好。但也听到另一种声音,说“官方”对中国计算机学会有点看法,觉得不听话。怎么办?我下决心在我四年任期内要改变这一状况。因为我担任中国计算机学会理事长,因此自然也担任了中国科协的委员,还担任一个专门委员会的委员,跟中国科协有了比较多的接触机会。中国科协是中国计算机学会的直接领导,因此,我要想办法把中国计算机学会的一些好的做法及时向中国科协汇报。同时借开会机会也向其他兄弟学会介绍CCF的做法。在我任中国计算机学会理事长四年的期间,我前前后后曾去中国科协参加会议大概有十五六次。我利用每次开会机会,在会上介绍中国计算机学会一些好经验。比如我曾详细介绍中国计算机学会包括理事长、副理事长在内的各级机构的选举方法,大家听了以后很受触动,觉得做得好。我还介绍过中国计算机学会的YOCSEF活动的精彩之处。有一次会上我专门介绍了CCCF期刊非常受欢迎的情况,时任中国科协主要领导人听了以后,都觉得我们做得很好,表示愿意帮我们去获得期刊的刊号。有一次会上我介绍了CCF的终身成就奖,奖励年纪80岁左右,对中国计算机学会有突出贡献的老同志,他们听了以后觉得很有道理,这种做法很好。在另一个会上,我曾经介绍过CCF ADL,这是一种介绍新技术的培训班,大家听了以后都觉得很好,学术团体应该把最新技术最新系统介绍给广大会员。他们还希望把每期学习班通知告诉他们,他们都想来听一听。为了提高计算机编程能力,特别年轻学生的编程能力,CCF搞了CSP和CCSP活动,年轻人欢迎,学校欢迎,研究机构欢迎,企业欢迎。这项活功对我国年轻人的编程能力提高起到了很好的促进作用。有一次我还专门介绍了CCF学会的会议列表。因为那时候我们国家的很多学校和研究机构,认为期刊文章最重要,不认可会议的文章。实际情况是,计算机领域有特殊性,学术会议因为开的很及时,反应很快,有些会议的文章比学术期刊还要好,又有时效性。因此,对计算机学科来说,重要的学术会议比期刊还重要。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把所有的计算机的会议和期刊根据文章质量等多种因素进行了排序,把会议分为ABC三大类。这个对促进写高质量文章,对计算机科研进步起到了很大的作用。这一活动在国际上也很有影响。

有一次开会,我专门介绍了CCF海外杰出贡献奖,它奖励一批在海外工作的华人学者,他们这批人对中国计算机学会非常热爱,非常支持,对加强中外的学习交流,他们起了很大的推进作用。我曾访问过几位获奖者,他们把奖牌挂在办公室一个显著的位置,说明这个奖项获得了广大海外计算机学者的认可。有一次会上我专门介绍了中国计算机大会(CNCC)。从大会的规模也好,讲者的内容也好,大家参与的程度也好,大家都表示很震撼。特别是CNCC的举办地的选择,类似申办奥运会一样要竞选。每次会议都得到了地方政府和企业财政上的支持,他们觉得也非常好。CCF优秀博士论文评选是中国计算机学会一个非常重要的活动,这对优秀年轻的学者来说是非常好的一个活动。后来,各个学校对谁评上了CCF优秀博士论文看得很重,历年获得过优秀博士论文的人每年还聚在一块儿专门开一次学习研讨会,互相交流。这批人后来很多成为我国高校、研究所的重要骨干。这一活动获得了大家的好评。四年任期内,通过参加中国科协各种会议的机会,我给科协的领导和各个兄弟学会全面介绍了中国计算机学会一些做法。应该说通过我的介绍,他们对CCF有了很好的印象。CCF连续2次被评为中国科协设立的提高学会能力的优秀学会一等奖,连续6年每年获300万奖励。同时也使兄弟学会了解了CCF的一些做法,各个兄弟学会也陆续开始举办和CCF类似的各种活动,促进了整个国内学会的改革发展。

创建CSP和CCSP

在我担任理事长期间的另一件重要的事情是积极支持开设计算机软件能力认证CSP(Certified Software Professional)。我们在清华大学计算机系研究生招生时发现,有一些学生毕业于名校计算机相关专业,课程成绩也很好,但实际科研能力不足,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学生编程能力差。更重要的是,当时计算机专业的名声不好,甚至被亮了黄牌,企业界对于计算机专业毕业生质量抱怨很多,认为大学培养的学生技能不足,很难招到合格的人才。如何促进大学的计算机本科教育,为企业和学术界培养更多的合格人才?后来清华大学计算机系的研究生入学时,采用上机考试的方法来考查学生,作为研究生入学的参考标准。陈文光和我讨论能不能把这样一个模式通过CCF推广到全国呢?和CCF时任秘书长杜子德商量后,决定在CCF开展了CSP。CSP采用从易到难的5道上机考试题,对学生实际编程和算法能力进行了实际的考查。自2014年以来,已经开展了24次认证,每年的考生人数在3万人左右,有越来越多的学校将CSP纳入教学计划,要求毕业生必须获得一定的CSP分数才能毕业。我欣慰地看到,CSP对大学的计算机相关专业教育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更进一步,在掌握了算法与数据结构之后,大学生的系统构建能力是继续提高的。我们又建议在CSP成绩优秀的学生中,推广计算机系统与编程竞赛CCSP(Collegiate Computer Systems & Programming Contest)。CCSP从2016年开始已经连续举办了5届,从第一届300余名到2020年1000余名优秀学生参加。CCSP的举办,对培养我国系统软件人才,缓解我国在系统软件、工业软件方面被卡脖子的状况起到了积极作用。CSP和CCSP的实施极大提高了学生的编程能力,促进了计算机教学的改革,企业界对于计算机专业毕业生质量的满意度有很大提高。清华、北大、北航、上交大等很多学校认可CSP和CCSP的成绩。我国计算机主要企业,如微软亚洲研究院、华为、阿里、中兴通讯、浪潮等,他们招人时把CSP和CCSP成绩作为很重要的考虑,还把它作为确定工资的参考,他们不再对应聘者进行编程考试,节省了成本。CSP和CCSP的举办,使得CCF在促进大学计算机教育方面,走在了国际同类学会的前列。陈文光是CSP计划的提出者和主要实施者,武永卫为CCSP的举办作出了很大贡献,我作为理事长积极支持和参加。

 

郑纬民

CCF会士、CCF前理事长(2012—2016)。清华大学教授,中国工程院院士。主要研究方向为并行/分布处理、网络存储器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