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 > CCF聚焦

何万青:直呼其名——我与CCF十年命运交织|CCF创建60周年文集-29

阅读量:191 2022-08-29 收藏本文

CCF是我职业生涯的发动机,它曾带给我职业生涯的最大改变,也构筑了我10多年来产学研结合的工作舞台,通过在CCF YOCSEF的投入与实践,也塑造了我的心智模式,在我写了6年多的公众号《四维碎片》里,很多文章背后,都和CCF的时间线纵横交错,我从CCF的听众和受益者,成为其中一位活跃的贡献者,并结识了许多良师益友,其中心路历程,回头望去,每一步都算数,感慨系之:    

20052009年,我从支持CCF高专委成立的活动开始接触CCF,一开始是从CCF真是一个计算机高手云集的学会”来认识它,对其思想,宗旨和制度都不甚了了,倒是经常去蹭学术报告,听完就走。

2009年正式加入CCF,从那年到2012年,无意中闯入了CCF YOCSEF的多场论坛,发现居然有这么畅所欲言、观点犀利的地方,大家直呼其名,各种观点互怼,喜欢得紧,于是常常直言放炮、好像就几位老友记住了我2012年,云泉来找我,说他们都认为蛮符合CCF YOCSEF的味道,鼓动我竞选总部AC,后来邀请我参加了接下来在南京的青年精英大会YEF。大会前一天晚上,我们凌晨3点撸串聊完,在路上遇到第二天要参加主席换届交班的佳俊兄,大家又陪着他换了个地方继续聊,直到清晨五六点钟东方泛白,第一次看到一位YOCSEF主席对任期的不舍,那时心里咯噔了一下。各自回房匆匆洗漱,就奔赴会场,没合眼的佳俊一早做了他那一届YOCSEF的任期总结,自此,我在YOCSEF里就多了一位可信赖的老大哥2020年度助残新闻人物推举,里面有佳俊在信息无障碍领域13年帮助残疾人的新闻,和他在YOCSEF践行“承担社会责任”一以贯之。也是在这次YEF大会上,子德安排我给委员做了一次培训,从而认识了晓生。


我和瑞雪主持的阿法狗人机大战论坛合影(年度优秀论坛奖)

那时候,已经和云泉、文光、晓如等老主席过往很熟,回来后我答应参加总部AC竞选。人生第一次参加差额选举,毫无准备,没想到高票当选那次子德在当选后给了鼓励后来他说了句:"我们觉得你看起来一点儿不像个外企的。”彼时我已在外企工作10年,今天回头看那时的风云际会,我职业生涯的车道开始从惯性轨道受到大质量CCF的引力扭曲。2014-2015年那一届,从选举上YOCSEF总部学术秘书到第二年成为副主席,我的业余时间逐渐给了CCF的快车道,直到2015年底,主席晓生说搞了个创业公司,拉我出来做了一年CTO,如果没有CCF里的兄弟般的信任和文化,我不会轻易离开工作十多年的外企,那种巨大的惯性还是被CCF这几年的历练和经历打破了。

那段时间,企业里的一些同事,不理解为什么这么多青年教师,自费来回折腾,只是为了在一个“看起来没怎么高大上”的论坛里较真儿,有时为了一个观点争论得抢话筒 所为何来?”“不就是办论坛吗?每年企业办的论坛不要太多太高大上很多?”“感觉就是搞科研的青椒(青年教师)酸溜溜发牢骚。”-这类的言论所在不少。但是一旦投入到YOCSEF,你会发现,一群在各自领域开始有建树的学者、专家和企业里有理想的年轻人,彼此没有工作汇报关系,没有利益和KPI绑定,更没有统一的组织文化的“泛学术思想共同体”里面,愿意拿出时间金钱和精力彼此合作,在很短的时间组织做出精彩的论坛和活动,是一件远难于公司组织的事情。况且,YOCSEF每届一年的时间限制,以及每年评选优秀分论坛和根据表现关停一些分论坛的压力,让更多人的贡献有种只争朝夕的味道。

CCF和YOCSEF里,不乏颇有建树的青年学者和企业精英,还有高校院长校长,他们在各自的舞台举重若轻,但是在YOCSEF里,无论是策划论坛还是学术会议抑或公益活动,大家都能秒回“青年学徒”状态,看不到“权力”“地位“的痕迹,这是这个组织最具魅力的地方,也是最锻炼人的地方。我不止一次看见因为好奇来观摩YOCSEF换届选举的新朋友,他们下来就无法自已,要求了解和加入YOCSEF。比如那次杭州YOCSEF换届选举,一下子冒出从隔壁宁波跑来的“因为我们宁波还没有YOCSEF,我要来当外援竞选杭州AC”的多位朋友加上参选本地AC选举的陈君平君,再加上现场举手参选AC和副主席的几位,一下子参选人面对观众站一排就站不下了。当然,即使熬过了唱票记票的煎熬,当选后还要当场面对台下YOCSEFer们连珠炮的问题,这种体感,没经过的人很难体会。

CCF这些年,感恩认识了许多YOCSEFer,全国26个城市分论坛,到处都有志同道合的朋友。自己也在培训YOCSEF文化和分论坛选举中成长,和佳俊、春明、银和、佳俊、云泉、文光、晓如等老主席探讨中学到最多。很多时候被叫上一起讨论本届和下一届的方针,还有临时处理一些新出现的问题。在其中学到在企业组织中学不到的“political savvy”:如何从组织大局出发去推动一代代的事业发展。


2016-2017届获选YOCSEF荣誉委员,荣休

还有CCF走进高校,是我投入最多的公益活动,也荣获了4年CCF年度最佳讲者。最多的一年,到了年底一算,做了18场走进高校,排在杨世强教授之后列第二,这个小小的成就得来还是挺不容易的,经常是周末一天上午一个下午一个,晚上飞回来,安排得比出差还紧。我只是想,自己工作以来,一路遇到不少师友和贵人,在迷茫和纠结时,他们的提点和帮助,如暗室中点一灯如豆,让我豁然开朗。CCF走进高校就在做传灯者做的事:“爱出者爱返,福往者福来”——从青年学生的提问中,理解这一代年轻人的诉求,有时我在和同样上大学的女儿探讨问题时,也会灵光一闪,和她讲我是怎么理解和回答她同龄人问题的。


2020年在“CCF走进河海大学”活动中担任讲者

2014年担任总部AC开始算,相比于在YOCSEF服务多年的同学,我对YOCSEF的贡献时长并不长2017年被选为荣誉AC(YOCSEF总部荣誉学术委员)从此退出YOCSEF AC时,CCF还为我和笑菊颁发了当年的YOCSEF杰出贡献奖,我非常珍惜这个荣誉。之所以这么如数家珍,因为那些年在CCF的投入是真心的投入——就因为它是个“思想的共同体”。在CCF,无论是论坛还是学术会议,大家都是自己搭上时间和花费,这么多人愿意付出,在选举和换届中较真、直抒胸臆,为了什么呢?我想,没有经历过CCF紧张的差额选举,没有习惯于直呼其名辩论的人,对此很难理解。一方面要包容最大的多样性,另一方面又要让它在生生不息的努力中用理想、情怀来做制度创新,这是在任何一个组织里都非常难得到的锻炼——CCF YOCSEF 20周年概括的“激情、责任、制度”就是最好的总结。


2017CCF青年精英大会


2017CCF青年精英大会获YOCSEF杰出贡献奖


记得一件小事,有一次和子德参与九三学社的社员活动中,有一个科学院的老师问子德:CCF各种发声论坛,有时候想想也没什么用,就是说说,能改变什么?记得子德回答后我补充了一句:“一个人的发言可能的确没什么用,但是在一个共同体的平台上公开发声,你就会不由自主去知行合一,遵守自己的主张和承诺。”这是我对CCF“承担社会责任”的一种理解。

今天,在我所工作的阿里,去掉头衔,直呼其名也成为一种倡导平等和不忘初心的文化,CCF与我再次有了奇妙的交织。

新的十年,希望还能抱着当初的心态,向CCF的师友们学习,从CCF高专委,CCF走进高校点滴做起,为CCF基业青添砖加瓦。

在重新编辑完这篇文章的当儿,想起最近的一次和CCF老友回忆YOCSEF的光辉岁月,就在周前的周末,和2020-2021届主席浥东俩人聊这几年YOCSEF的传承和突破,特别是谈起分论坛兄弟们的热情以及地区差异带来分论坛的差异,带给CCF YOCSEF难得的多样性和不灭的热情,聚似一团火,散作满天星。


何万青  CCF YOCSEF荣誉委员,CCF杰出讲者,CCF高专委常委。2015年起担任YOCSEF AC委员并任学术秘书,2016年任YOCSEF AC副主席。2017年获CCF“YOCSEF杰出贡献奖并成为荣誉委员。阿里云高性能计算负责人,资深技术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