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您的位置:首页 > 关于CCF > CCF创建60周年

谭晓生:不同的人生经历|CCF创建60周年文集-11

阅读量:9 2022-04-07 收藏本文

我加入CCF的时候已经42岁,算是加入比较晚的,并且是来自于产业界,但过去9年在CCF的经历是终身难忘的。

缘起

加入CCF几年以后才知道,2012年我和CCF结缘,是一场预谋的结果。

2012年下半年,公司主管PR的副总裁曲晓东找我,说CCF YOCSEF有一个论坛“软件学院的成败 要我代表公司参加一下,我当时对CCF并不了解,但多年负责公司的校园招聘,对论坛讨论的主题确实有想发表的观点,又是公司公关部门的要求,于是就欣然答应了。这次论坛是一次典型的YOCSEF论坛,充满观点的冲撞与思维的思辨,这倒正好引起我的兴趣,在这场论坛上做嘉宾感觉很过瘾。在这次论坛上结识了YOCSEF袁晓如、卜佳俊等人,他们邀请我参加今后的论坛,而其后的网络时代,隐私•骚扰•实名,何解?”、“棱镜折射了什么?”又和我的本职工作密切相关,也都积极参与了。不久之后,收到参加YOCSEF换届选举的邀请,而这次选举的过程,差额选举、竞选演说、竞选问答、激烈的票选过程,甚至竞选失败者失落情绪,都深深打动了我,甚至感到有点震惊,没有想到在中国还有这样一个组织存在。这使我做出加入CCF YOCSEF的决定,这一决定也改变了我后面几年的生活和工作的轨迹。

申请加入CCF YOCSEF的时候还是蛮忐忑的,活动中见到的多是学术届的大牛,高校的计算机相关院系的院长、副院长很多,至少也是个副教授,我这个来自产业界本科生,有点担心自己的资历是否够格,私下里问袁晓如,晓如给了我确切的答复,于是就申请并成为了YOCSEF委员。

应邀参加2013年的青年精英大会,因为会议期间就一个问题发了一条长长的短信,引起了子德的注意,不仅邀请我那个问题参加面对面的交流,还鼓励我参加YOCSEF AC委员竞选,2013CNCC长沙期间参加AC竞选,在激烈的竞争中PK掉来自腾讯的管刚当选为企业届的AC委员。

后来听子德讲,以上这一系列过程其实是有预谋的,360的副总裁曲晓东是CCF的理事,也是YOCSEF AC老委员,他要求我去参加YOCSEF论坛是有意为YOCSEF输送新生力量,而青年精英大会上我的表现又使得子德认为我是符合CCF和YOCSEF的人选,子德说“我们的一项任务就是拿着望远镜寻找符合CCF文化的优秀人才,找到以后就想方设法把他们拉进CCF队伍”。主动寻找优秀人才并帮助他们融入组织,是CCF成功的一个原因。

沈阳分论坛

当选YOCSEF AC委员之后,我被安排联络当时YOCSEF沈阳分论坛,不久之后就遇到沈阳分论坛的换届选举,在这场换届选举上,我搞出点“意外”来。

沈阳分论坛的情况当时并不太好,AC对活动的参与度不高,以至于换届选举的时候,时任主席邵红一直为是否能有三分之二的AC到现场而焦虑不已。看在眼里,我觉得需要给沈阳分论坛一点刺激。于是我在发言的时候明确提出对沈阳分论坛的不满:如果连换届选举的时候都在担心人数达不到最低要求,那平时的论坛等活动AC参加人数可想而知,沈阳分论坛必须做出改变,如果不改变,我将向总部建议关闭沈阳分论坛。而我对沈阳分论坛的期望,是沈阳分论坛能成为优秀分论坛,需要什么资源协助,我可以提供帮助,但沈阳分论坛必须做出改变。这个“威胁”+期望”起了作用,YOCSEF的选举是允许“酝酿”的,当时沈阳分论坛酝酿的下一届主席人选是姚羽教授,沈阳分论坛创始人于戈教授的学生,原计划只是来参与的东软教育总裁李印杲现场决定认真参选,竞选演说做的很棒,承诺给分论坛的资源支持也比较多,结果就出现了李印杲选举得票与姚羽平票的情况!这种情况,按照YOCSEF选举规则,现任主席的一票顶两票,也就是邵红的投票,会决定谁当选下一届主席,邵红当时的痛苦与挣扎是参会人员都看得到的,最后她的票投给了李印杲,而不是酝酿的人选姚羽,李印杲当选为YOCSEF沈阳分论坛2014-2015届主席。

这件事情,体现了CCF和YOCSEF民主的作风,竞选而不是内定,参选者要拿出自己的施政纲领,做出自己的承诺,由每位有投票权的成员投票,票选结果决定谁当选,当初我决定加入YOCSEF的时候,这就是打动我的一点。

李印杲在随后一年的任期中不负众望,不仅沈阳分论坛的活动质量有很大提高,委员们参加活动的积极性也高起来,印杲还从东软争取到很多人力、物力的支持,我也兑现了对沈阳分论坛的承诺,几乎参加了沈阳分论坛的每一次活动。沈阳分论坛开始起飞。经过李印杲、姚羽、陶耀东三届主席的努力,沈阳分论坛终于拿到优秀分论坛荣誉。

YOCSEF总部主席

我做YOCSEF 2015-2016年总部主席期间,处理过几件比较棘手的事情,其中一件就是劝退两位总部AC的事情,一位是地平线的创始人俞凯,一位是时任西光所副所长李学龙。两位都是业界赫赫有名的人物,但当年余凯刚离开百度创立地平线,学龙刚出任西光所副所长,长春AC会议的时候,余凯正和创业团队一起在京郊做团建,学龙也因公务无法去长春,而二人都未参加前一次的AC会议,长春会议如果不能参加,就触发了连续两次不参加AC会议而不能继续担任AC的规定,而我和副主席、学术秘书们商量后,预估余凯和雪龙因为事业发展阶段的问题,一段时间内参加YOCSEF活动也会是问题,这样即使解决了这次参会的问题,今后参加活动也会有问题,不如就让二位集中精力处理他们现阶段的主要矛盾,因此决定劝二位主动退出AC委员行列。和这两位大牛沟通的时候还是心理压力蛮大的,还好两位非常通情达理,同意主动退出AC,也并没有影响我后来和他们的沟通和合作。

另一件事情是更换苏州分论坛新当选主席的事情。苏州分论坛2015-2016年主席上台后,对YOCSEF的几个根本原则发出质疑,比如对于什么人适合加入YOCSEF,对“衣食无忧、事业有成”这样的标准明确表示不认同,在微信群中讨论的时候,动辄以“困了,睡觉”拒绝讨论。说实话,我是有点奇怪这样对YOCSEF文化不认同的主席是怎么被选出来的,但既然已经是事实,必须得处理,但必须严格按照章程,避免因个人好恶而影响程序正义。最终经过和几位总部老主席、CCF秘书长、副秘书长、苏州分论坛AC们沟通和努力,以他主动辞职,选了新的主席出来解决了问题。

这两件事情的处理过程,反映了CCF和YOCSEF做事严格按照章程,对制度的尊重是CCF的重要原则之一。

怒摔话筒事件

另一件不可不说的事情就是“360技术总裁谭晓生CNCC怒摔话筒”事件,事发20181027CNCC2018的最后一天上午,大会主论坛的最后一个环节“共享经济的未来走向”论坛,我是这个论坛的召集人,邀请了小猪短租的创始人王连涛、朝阳律师事务所消费者维权律师胡钢、赛博乐投资的合伙人曾山、云象区块链黄步添等业内重量级嘉宾,当时滴滴司机杀人事件刚发生不久,处于敏感时期,组织这样一个阵容的嘉宾还是挺不容易的,而我对各位来宾也是尽可能照顾,比如胡钢律师北京到杭州的我就让360给订了商务舱机票。原定论坛时间是11:15-12:30,虽然是当天上午最后一个论坛,时间不算太好,但我还是有信心能通过嘉宾们的精彩互动吸引住观众的。

会议当天增加了吕建院士的30分钟演讲,但是前面各个论坛的时间并没有相应调整(比如说缩短一些),加上前面论坛时间控制不好,还有超时的情况,而一向用来控制演讲市场的子德的铃铛也一直没有摇响。产业届的论坛开始时间就被延迟到了中午12点,我坐在场下是如热锅上的蚂蚁,等到12点论坛正式开始的时候,我看到的是观众们纷纷离场去吃午饭,而原本在会场的子德也不见了,而我试图通过麦克风说点什么吸引住正在离场观众,麦克风又不响。我当时有两个选择,一是论坛照常进行,哪怕下面没几个听众;二是明确表达出来对大会组织的不满,或者说对企业界在CNCC这样的大会上被有意无意轻视的不满。我选择了后者,于是有了大家所看到的怒摔话筒事件。这次怒摔话筒事件,让我上了新浪首页、今日头条、热搜,是工作了这么多年都没这么出名过。

摔话筒的现场效果是,正在离场的观众们不再离场了,子德也快速返回了会场,并通知午餐暂停发放,而我也调整了论坛时间,在保证内容精彩的前提下45分钟结束了论坛,给观众留了45分钟午餐时间。

这件事情确实给CCF带来了一场公关危机,但CCF的处理很出色,首先CCF对此事做了回应:中国计算机学会就“论坛主持人摔话筒”道歉:未把控好时间,而我也对现场情绪失控问题做出了道歉,这次公关危机得到圆满解决,甚至对CCF还有加分。更重要的是,在第二年的CNCC上,产业界的论坛调整成了当天上午第二个,这可是论坛的黄金时段,对产业界的重视程度有了很大提高。

如果是在别的组织里,我干了让组织有危机的事儿,十有八九在这个组织内就没法做事情了,但我在CCF中实际没有受到什么影响,这个事件的处理过程,反映出CCF公开、公正,善于听取不同意见、并落实到工作的改进中的特点。

纵观全球,ACM、IEEE CS都面临如何吸引产业界从业者参与的问题,在90%以上的成员来自学术界的情况下,这确实是一个问题,学术界的价值诉求与企业界的价值诉求有很大差异,要在一个组织内平衡好两种需求确实有难度。好消息是现在全社会都在进行数字化转型,计算机技术作为一个基础技术正在被广泛应用在各行各业,而学术界与产业界的合作也越来越多,CCF所做的TF、CTO Club等尝试也取得了一些成绩。

CCF的9年时间中,交了很多真朋友,一起做了一些有趣、自认为有价值的事情,同时也对自己所在的公司的业务有帮助,公司形象有提升,很珍惜CCF这个平台,衷心希望CCF越做越好。


谭晓生 CCF杰出会员、副秘书长。北京赛博英杰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主要研究方向为网络空间安全、云计算与大数据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