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您的位置:首页 > 会员 > 个人会员 > 会员故事

臧根林:莫道江湖远 转身又相逢

阅读量:81 2020-06-01 收藏本文

 

学术和产业虽然是两个不同文化的江湖,但实际上大家都有合作的意愿,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CCF提供了让两个“江湖”深度融合这样一个环境,新一届理事长梅宏院士上任时也专门强调了要加大力度发展产业界会员。要问产业界人士进CCF有什么用,我说真的很有用,我本人就是一个成功的案例。

 

 

封面

 

前几天,手机上收到一条陌生号码的短信,说是广州某高校教授介绍他联系我,有项目合作事宜咨询,我打电话过去,对方是某省的一个政府部门,的确需要我们的产品,于是安排人具体跟进,一个市场机会就这样产生了。把我介绍给外省客户的教授我并不很熟,但我在CCF广州做了6年的主席和副主席,广州计算机学术界的人对我和我公司的产品都有所了解,所以外省的同学朋友咨询他们的时候,他们顺理成章推荐了我,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过几次了。

 

我是这一届CCF常务理事中,唯一一个连任三届的产业界常务理事,可谓是“三朝元老”了,而且比起其他产业界常务理事,我的企业是最小的。我能在非常激烈的竞选中连任三届,靠的是我对CCF的热爱,对CCF文化的高度认同,对CCF长期的付出。我在去年换届竞选演说时调侃,我接的CCF任务多,所以我有4件CCF的背心和马甲、8件CCF衬衫、20多件CCF短袖T恤,我的上半身都献给了CCF。这也是很多人问过我的问题,连李国杰院士都这样问过,你是一个企业界人士,为什么愿意这么投入CCF?

 

李国杰

和CCF前理事长李国杰院士交谈

 

的确,IT的学术界和产业界是两个不同的江湖,画出来非常像太极阴阳鱼。比较典型的是区块链圈子,对外行人来说,搞区块链的就是一个“江湖”,实际上里面分着币圈和链圈二个“江湖”,币圈主要是发币圈钱的,链圈是研究区块链技术的。币圈的人认为链圈的人是“傻子”,放着这么好的技术不赶紧圈钱;链圈的人认为币圈的人是“骗子”,光想着去发空气币忽悠别人。币圈里有人想研究研究技术,链圈里也有人想怎么赚钱,所以就是太极阴阳鱼里面的白中有黑、黑中有白。尽管国家也支持产学研结合,大家也都喊着要产学研合作,但产业界需要的是实用,学术界强调的是理论价值,所以学术和产业还是不同文化理念的二个江湖。而CCF这个平台,让我有机会在两个“江湖”里交互穿梭,获得了更多的资源和成长机会。

 

八卦图

IT江湖示意图:二进制中间的学术与产业二个江湖

 

十八年前,当时我担任广东省计算机公司总经理,已经从事IT行业20年了,但我真没听说过中国计算机学会或CCF,没有人在我面前提起过,也没有在媒体上看到过。CCF YOCSEF广州的发起人是汤庸,他第一听到YOCSEF这个词是2002年10月。当时他得知子德有意在广州建立CCF YOCSEF分论坛的信息,与子德取得联系表示愿意牵头筹备,汤庸也拉上了我一起。由于大家对YOCSEF的规则不了解,主要是对YOCSEF内涵的理解不够,首届选举的过程产生了一些波折。通过大家的沟通和相互理解,CCF YOCSEF广州于2003年7月30日正式完成了首次选举,汤庸当选为主席,我当选为副主席。YOCSEF广州成立的过程实际上也是我对CCF文化了解的过程,在中国目前这样的社会环境下,CCF的社会责任心、公平机制、公正廉洁等很多方面都非常吸引人,像滚滚红尘中的一方净土,值得我为CCF奉献。逐渐的我成为了CCF的铁杆分子,担任了一届理事、三届常务理事;担任了CCF广州会员活动中心的第一届副主席,第二、三届主席;一直是CCF走进高校的特邀讲者;连续7年被评为CCF杰出演讲者;5次走进吕梁教育扶贫,等等。在CCF里承担了很多任务,现在我一年中一半以上的周末时间是贡献给CCF的。

 

梅宏

和刚刚当选新一届CCF理事长的梅宏院士合影

 

在这个过程中,最难的就是在我自己身上怎么融合两个“江湖”的问题。作为企业家,做什么事情都讲究投入产出,如果去做没有收益的事情,就是“不务正业”,就是浪费时间,所以刚开始的时候,我在CCF里面投入很多时间,其他股东都有意见。实际上CCF是个巨大的资源池,就看你会不会用。比如,我们公司研发的核心产品想进入某重要市场,陈左宁院士是那个领域的核心专家,由于陈院士担任CCF副理事长时,我是常务理事,所以我们很熟,有次她到广东,打电话给我,我公司技术总监就得到机会给陈院士详细汇报了产品情况,得到了陈院士的高度认可,我们的产品终于打进了该领域。几次这样的事情下来,我公司的其他股东发现我在CCF里面的资源很高端,对公司发展是有好处的,也就不反对我在CCF里面花时间了。

 

香港

二次代表CCF去香港国际电脑会议做演讲嘉宾

 

一个企业的发展战略,前瞻性很重要。CCF是学术为主的团体,比产业界肯定更敏感,比如2012年李国杰院士提议成立中国大数据专家委员会,我在常务理事会上参与讨论决策时,才知道大数据这个概念,马上和公司同事讲这个发展方向,我们公司马上投入大数据方向研发,并在2013年把公司名称从“科韵信息”改成“科韵大数据”,比很多企业抢先了一步,后面就容易步步领先。这些年实际上中国计算机大会(CNCC)一直在起着引领方向的作用,参加会议的企业家可以提前看清方向,提前布局。

 

不要说“CCF走进高校”这样的讲座就是做公益,就是付出,其实所谓赠人玫瑰手有余香,当你这样去付出的时候,很多回报已经在里面了。给高校讲《从大数据到人工智能》、《智慧城市知识图谱》等讲座,实际也宣传了公司的产品,就算是讲生涯规划等和公司产品无关的讲座,学生老师听了对我产生认同感,同时也就提升了企业的形象。很多学校老师申报项目,都会给我打电话,先想到和我们公司合作,这就是对企业产生认同感的结果。

 

我刚担任CCF广州的主席时,广州有CCF会员400多人。我担任了两届广州分部主席,会员人数发展超过了1000人,CCF广州连续三年被评为CCF优秀分部。这样的成果是分部委员大家一起努力的结果,但作为分部主席,受益是最大的,我2018年获CCF年度卓越服务奖,而自己和企业的知名度提升,也就有了更多别人推荐我们的机会。

 

获奖

获得CCF2018年度卓越服务奖

 

莫道江湖远,转身又相逢。学术和产业虽然是两个不同文化的江湖,但实际上大家都有合作的意愿,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CCF提供了让两个“江湖”深度融合这样一个环境,新一届理事长梅宏院士上任时也专门强调了要加大力度发展产业界会员。要问产业界人士进CCF有什么用,我说真的很有用,我本人就是一个成功的案例。

 

CCF汇聚计算机领域优秀的人才,

在CCF,你将邂逅无限的机会和可能!

和68000+CCF会员共同追求卓越!

联系我们:membership@ccf.org.cn

 

入会二维码

   扫码加入CCF